我是古板的我,你是有趣的你

© 青倾
Powered by LOFTER

懒于思考

破碎的词句在脑袋里

像是落叶,枯枝,尘埃凝滞

双层巴士嘶声叫喊

闯进喧腾的人声里


一截一截,一段一段

被来往的风撞散

从指间滑落,勾了几缕

蜷缩进冬日偶现的暖阳,融化了

从暖气管道里汩汩的流走



那就再睡一觉吧

不下雪的冬天,雾霾也没有诗意

不如等春暖花开,看杏花微雨


也许醒来已是春季


随便写写,聊以遣怀

一首诀别的诗

如果我那天不曾回头

看到你不及收回的眼神

我想我也不必如此

即便是与你在隆冬喧嚣的夜里

走过河畔

脚下是极寒的坚冰

而你的掌心温暖


你是个胆小鬼

是个说谎的骗子

不然你如何能缩回你的手

如何能嗫嚅着转过头

然后沉默


那我也沉默着吧

在初春河畔的渡口

你且远走

何必管我言语锋利


只是请你别再看我

亦别去揣测我眼泪的意义

你随初融的冰雪去往你的远方

我自在原地守着我的归途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个什么鬼结尾,跟闹小脾气一样的诀别

致你

我喜欢你的手,修长的,指骨分明

喜欢你伸出手从我手里接过表面光滑的笔

喜欢你的手握笔画出的漂亮的痕迹


我喜欢你的眼睛,眼角微挑

喜欢我望向别处时你望向我的眼神

喜欢我一转头你的眼睛来不及躲避的缠绵


我喜欢和你坐在沙发上,静默无语

喜欢你的嘴角克制不住似乎向上扬起

喜欢你偏头问我你在干什么


我喜欢长长的看着你

看着你放下笔

看着你盯着我

看着你勾勾嘴角问我

你害羞了?


可是请你原谅我,只是喜欢你

我无法说出爱这个字

因为若没有一生来证明

我怎能让你相信

原来我深爱你


有许多事你以为会是一辈子,其实不过也就能坚持十分钟而已,关键是要看得开

叶子

我喜欢拂晓独行的洒水车

他惊醒又安抚寂夜里沉默的尘泥

也许会有一条大狗牵着它的主人

靠在一株秋天的落叶树旁

也学那洒水车,又满不在乎的

挠挠头走开

一片叶子从树上惊落下来


我喜欢那株秋天的落叶树

叶子飘飘荡荡的落到马路上

过往的车辆会把叶子碾碎

又被越渐喧嚣的人声带往不同地方


这城市的楼啊层层叠叠,路啊弯弯绕绕

她会去向哪里呢

每一片碎屑都将奔往你的方向

写完小蝴蝶写写小白兔吧,我的动物故事会

你说的来日方长可叫后会无期

起因是发现近来记性越来越差,感叹时光易逝岁月催人老,因而想写一篇关于老去的文章。而后偶然得知唐家三少的妻子离世的消息,死于乳腺癌。乳腺癌啊,这真是我最熟悉的癌症了。我曾在充满消毒水气味的小小隔间里目睹了多少人因化疗痛苦不已,也曾目睹了多少人终于结束治疗,一切向好。然而一年或是三五年后,这些人大多变成别人嘴里的“你知道吗,某某床那个,没了。”终于有一天,她也变成别人嘴里的那个某某床。在此之前,我们曾有设想,搬一个新家,靠露台的窗户做成一扇门,露台上要种满了花。后来,门有了,花有了,春兰秋桂,从门望出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只是,养花的人变了。

我不知道,那一日刻在窗户上模糊的剪影将是我脑海中关于...

长文章和文字的区别是什么?

一缕乡愁难断绝

发布了长文章:一缕乡愁难断绝

点击查看

最是乡愁难解。

想哭的时候

你一生中有多少想哭的时候
吃饭,散步,看一部老电影
做了一个噩梦,醒来心有余悸

回想起过往,草木丰沛
而今只剩一片荒原
冷硬的铠甲让艳阳洞穿
荒原上寒风肆虐

曾有一个人站在阳光下
每当我抬头
就是想哭的时候

流水账爱好者近日加更一部想哭合集,对呀对呀我就是一直都想哭呀克制都克制不住呀,可是我又不会哭,难受得恨不得把心掏出来或者扎两刀
过了今天,也许明天,再不济后天,又是快乐的小仙女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的欢喜 与你的名字有关的fairy tale


太阳已经西斜了。余下的些微光亮,叫那几棵不知年岁的大香樟树割成破碎的几缕,穿过水泥砌的粗糙的乒乓球桌,轻轻的落进旁边三层小楼的一层一扇紧闭的窗户里。那光亮终于停在一张深绿色的桌子上,只消再往前几厘米,便可触到桌上趴着的那个小女孩儿。小女孩闭着眼睛,脑袋歪在架在一起的两条细胳膊上,原来是睡着了。
“啪!”屋子里的灯突然亮起,小女孩儿似是被灯光搅扰,不禁皱了皱眉头,却没有醒来的迹象。一个小男孩儿从门口走进来,径直朝趴着睡觉的小女孩儿走去。
“林喜晴。陈老师叫我来叫你走了。”
桌上的小女孩儿似无知无觉,仍旧睡得香甜。小男孩儿于是又叫了两声:“林喜晴,林喜晴,起来了,陈老师叫我来叫你走了。”
这两声叫唤终于...

1/9